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怀念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19-04-10    来源:栖霞所 孟庆华

母亲今年诞辰111岁,她于1977年3月因病逝世。每当清明节来临时,思念母亲的心情油然而生,往事像电影一样在眼前一幕幕重现……

母亲从小就怕水田里的蚂蝗,为了以后不下水田,她十岁的时候在家人反对的情况下,坚持用布将脚裹起来,从此便留下一双小脚。成家后因为家境窘迫,父亲常去外地打工,家里家外的活都压在瘦小母亲一人的肩上,不得已要下水田干活,她终就没能逃脱掉被蚂蝗叮咬。

我的家紧靠淮河,解放前淮河十年九涝,家里只有一亩半薄田,长年收成不好。父亲和年长的哥哥在外打工,是母亲一人带着幼小的我和姐姐在乡下艰难地度过了好几年。新中国刚解放举家迁到了南京,当时找工作非常容易,母亲为了照顾好家,一直居家操劳家务。

有件事让我终身难忘。小学二年级放暑假时,我和几个发小到瓜农田里偷摘西瓜吃,事后每家赔了两块钱。父亲知道后气得一脚将我踹到门外,吓得我尿了裤子,对此事母亲并没有责骂我,而是耐心地同我讲道理说危害。打那以后,每年夏天母亲都让父亲买来好多西瓜给我吃,这事让我从心里感谢和敬佩母亲。

因为我公婆家穷,母亲从小没上过学,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家庭妇女。但母亲为人厚道善良,处事很有分寸。院里住了七八户人家,她都同大家和睦相处,从不和左邻右舍发生口角。遇到上门乞讨的可怜人,她总是乐意施舍。

母亲一生勤俭持家,生活艰苦简朴。在我印象中,她没有买过什么像样的新衣服,一件衣裤能穿好多年,坏了就缝补一下凑合着再穿。六十年代国家处于经济困难时期,她持家过日子更是省吃俭用。那时没有冰箱,当天吃不完的饭菜舍不得倒掉,为防止变质她就将剩菜剩饭在炉子上重新加热一下第二天再吃。淘米后的泔水都卖给收泔水的农民去喂猪。那时用蜂窝煤生火煮饭烧菜,用过的煤里还有残留的未燃尽的煤渣,她收集起来加上水重新做媒球再用。每次买回来的菜都细心整理,凡是能吃的都舍不得扔掉。省水节电就不用说了,更是小心使用。母亲的手脚每到冬天会开裂,她就用胶布将裂口一块块贴上,忍着痛坚持做家务。我结婚后爱人带着孩子同父母住在一起,婆媳关系十分融洽,母亲除了照看孩子外,经常抢着做家务,让我爱人十分感动。

1976年秋某一天,她突患脑溢血,住院抢救后回家康复,留下半身不遂和失语后遗症。我特地请假回家探望,她见到我只是眼角噙着泪水一直盯着我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看到此情我心疼不已。因多种原因待她病情稳定后将她送回了老家,托一位堂嫂照料。老家医护条件有限,母亲病情拖了不到半年还是离开了我们。那时我正在部队,因工作繁忙脱不开身,没能去乡下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虽然母亲离开我有40余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心中,他善良厚道的思想品质和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影响了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