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目 送

发布时间:2019-03-29    来源:鼓楼军休八所 王丽秋


春节,我们的孙子C回来看望我们,因为时间关系,呆了一天就回去了,早上迎接他的喜悦心情,到送别他时已经变成了恋恋难舍。

C出生时因为难产,用产钳拉出。婴儿没有问题,但妈妈产后出血较多,输了一袋血,母子平安出院。C的出生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欢乐,但接下来好事多磨。还没满月C妈妈得了乳腺炎,高热,需要治疗,孩子只能人工喂养。过了两个月,C妈妈又持续高热,先以为是输血引起的疟疾,实验治疗无效,立即查血,确诊是伤寒。住进了传染病科,肠道出血,出血量很大,属危重病例,在医院做抢救处理。医院很照顾我们,在干部病房给一间房,让我们住下,便于联系,孩子在家让保姆喂养。妈妈这边刚刚度过了危险期,C又出现高热,腹泻不止,我们回来看,怕脱水,即住院治疗,医院用头皮针输液,因为是婴儿,点滴很慢,C的外婆白天在陪,我因工作,只能夜晚去陪,早上回来上班,下午休息,就这样坚持了10天多,病情好转出院。出院后C和我们在一起,他妈妈因为大病后需要较长时间康复,为了更好休息就住在外婆家。这一段时间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直到C一岁后才慢慢稳定下来。现在我还常常回忆起C睡在小摇床上,用一条绳子拴在小栏杆上,我睡在他摇床边的床上,他一哭,我就拉几下,当时白天上班也很累,科室人少,也不好请假。这样过了几个月,直到他妈妈回来。可能是一起度过最艰难的日子,C和我格外亲切,不知什么时候会说话了,开始叫我“亲奶奶”而且不让其他孩子叫。今年回来时,一见面,还亲切的叫:亲奶奶好!好久不见,忽然又听到这样称的称呼,不仅是亲切,也感到是一种幸福!

C的爸爸大学毕业已经工作,忽然要报考澳洲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我们说了一些理由不希望他出去,他也说要出去的理由,最后还是尊重他自己的选择。我们一直在部队工作,过去工资也不高,不可能给他多少帮助,他只能是一面打工一面上学,是很辛苦的!过了两年把爱人接去,C这时候已经上小学了,就全由我们照顾,孩子很听话,每天准时上学,放学时候我们最紧张,怕他晚回,真可谓“翘首以盼”好的是他基本都按时到家。

晚上做完作业,玩一会,洗漱完就睡了,他一直保持在幼儿园的好习惯,睡觉时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放在枕边,早晨起床按序穿上。我也尽快做完家务带他睡。他会和我讲每天在学校发的事情,教我唱他刚学会的歌曲,有时我故意唱错,他会反复的纠正,引得我们开心大笑。更多时候他要我讲故事给他听,我会用这样机会讲些有关做好事,爱他人方面的故事,希望培养他有一颗善良的心。这段时间的事,至今想起还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美好。

C性格很好,爱劳动,在班级是劳动委员,每天都让我给他一些塑料袋,为班里收集垃圾用。稍大一点后,看到我们家属院,有人自行车上载的东西多,他会主动帮助推一下,对长辈也比较有礼貌,我们几个邻居都很喜欢他,经常带他到家里去玩。

就这样C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年,因为他爸爸学习结束,有了工作,又很想念他,要把C接到澳洲读书。我真的很难舍,但是孩子一定得和父母在一起,只能让他去和父母团聚。临走时,他看我们都很难受,对我说:让我放心,他是跟着我们长大的。他去看看爸妈,最多一年就回来。送走C以后,很心酸深深感觉情是人生最重滋味!无论这个社会有多少假的东西,亲情永远不会假,内心深处永远留着这份真实,因为有亲情,才让我们感到生活的温暖。这种美好的感情,温暖着生活、温暖着生命、温暖着人间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这中间他也回来看过我们几次,我们也去澳洲看过他们一家。但今年C单独一人回来看我们,虽然只有短短一天,但好像他又回到童年,和我们一起回忆过去一些有趣的往事,带来无尽欢乐。

晚上他要走了,我送他,他不断的回头、摆手,让我回去,眼见他的背影变模糊,我的眼睛也模糊了,一抹竟是泪水。心里想起龙应台说的:“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何况今天,我送的是孙子呢?!

 

鼓楼军休八所    王丽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