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难忘五十载军旅生涯

发布时间:2019-03-29    来源:鼓楼军休七所 何述莉

今年是建国70周年的大喜日子,恰逢我从军50周年,也是我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纪念日。50年的军旅生涯,三个具有不同意义的纪念日交集在一起真是十分难得,她承载了我大半辈子的生活轨迹和成长历程,一日从军终生难忘。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从小跟着老红军的爸爸和老八路的妈妈,转战南北安家就学,去过山村,到过海岛前沿。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叫的最多的称呼就是“解放军叔叔”和“解放军阿姨”。我尤其喜欢那些穿着军装的解放军阿姨,总是梦想着长大后,我也能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自小爸爸总是教导我们,今天和平时期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长大后要用所学到知识和本领报效祖国和人民。妈妈也总是教育我们,从小学会勤俭节约的良好品质,自己的事自己做。

我从上幼儿园开始就住校过着集体生活,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参军以后。

1969年12月,15岁的我如愿以偿参军入伍,来到了27军81师这支战争年代就闻名遐迩的“王牌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实现了打小就梦寐以求的愿望。记得穿上军装的光荣和幸福感没几天,那个快活劲还没缓过劲来,参军后的第一场战役打响了。因战备需要,我所在的部队吹响了北上战备的集结号,我们紧随部队从美丽的江南鱼米水乡——无锡移防去了河北省邯郸市武安县。部队移防没有建制营房,吃的是粗粮,喝水都很困难。冬季的北方大地冰天雪地,地域、环境、气候、饮食与南方相比落差极大,这对于我这个打小在南方长大的“小丫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当时,正赶上部队冬季带装徒步野营拉练,每天行军百八十里路是常事。记得有一日,我部从河北武安县拉练到山西左权县,到了目的地,晚上宿营在老乡家,当时双膝关节都打不过弯了,脱下鞋子和袜子,双脚上打了许多个水泡还长了好多冻疮,当时累极了,简单吃了几口杂粮窝窝头和盐水煮的蔬菜,也不知道什么痛苦和疲劳,倒头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大家就起床忙着帮老乡挑水、打扫院子、宣传革命道理并到老乡家巡诊送药。很多老乡的孩子们看到我们这些女兵,不停地大声呼唤着:“解放军女叔叔好”。这些情景我小时候经常在电影里看到,这会儿却真真切切的浮现在我的眼前,这为人民服务,军民鱼水情的生活情景,是我自己亲身正在做的,着实让我心里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因为在这些孩子们心里,我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我在为人民服务,在为国防事业的建设,奉献着自己的微薄力量。

打那时候起我心里就告诫自己:这是意志的较量,体力的磨砺,实现忠诚信仰,服务于民,报效祖国所现,当兵就要当个好兵,一日从军终生为兵。打那之后,我用军人的意志和品格,积极参加部队各项军事科目训练考核,战备演练,学习文化专业知识,用知识的力量战胜各种困难;用勤劳坚实的双手养猪、种菜、做饭、盖营房,从一个懵懂的“小丫头”成为了一名训练有素名正言顺的解放军战士。当兵两年,我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各项学习训练考核优良。

1971年9月我走进了军医大学,来到从军后学习文化知识的第二战场。

学习,这第二场战役比起第一场战役来说更困难。由于文化程度低基础差,开始学习很吃力但却十分刻苦。记得上《人体解剖学》课,神经、骨骼、肌肉和那一具具尸体标本,刚接触时吓得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28个外语字母ABCD一字一句要从头学起;还有那些数理化的数字和符号等等,眼前一片茫然。学校经常组织我们进行各项军事科目考核训练,半夜紧急集合是家常便饭,还要参加各项社会实践活动,学工学农……学校的艰难学习和生活变化打破了原先部队习惯了的训练和作息规律,我感到一切的一切真的是难以适应,快坚持不下去了。此刻,学校领导发现我们存在的问题,看穿了我们的心理症结,因势利导经常性的对我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给我们讲学习专业知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许许多多专家和教授们不厌其烦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并理论结合实际的以身作则传帮带,在学习和实践中我慢慢的克服了恐惧心理和种种困难,把每一次的理论和实践学习过程都当成一次战斗来打,而且还要打的完美漂亮。几年的大学生涯使我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不断的克服战胜了各种困难,刻苦学习专研医学知识,以各科学习考核优良成绩毕业。此时年轻的我满怀激情,怀着一颗充满自信和美好的心愿,下决心尽快到基层部队,用所学到的医学知识为部队服务、为人民服务。

我人生的第三场战役是长达41年的医疗临床工作。这场战役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也有尝不尽的苦乐甘甜。

一是参战救治。1979年2月14日,我所在野战医院接到上级有关部门命令,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接到命令后,我十分的兴奋和激动,参军整十年了,我终于可以“子承父业”献身使命了。凌晨,我们乘坐闷罐火车前往广西前线执行参战任务。到了目的地,大家马上投入战斗,24小时不分昼夜的战斗在医疗第一线。伤病员的分类、抢救、后送、诊治、康复一系列的战伤处置,挽救了不计其数的生命。这次的作战经历,我不仅在实战救治中提高了战时医疗水平,更重要的是磨砺意志和锻炼了战时的心理障碍及承受能力,提炼了一名合格医师的综合素质。

二是临床实践。从医后有幸在原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了五年。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主任。他毕业于北京协和医院,他身上具备了高超的医疗技术和优良的医德品格及人格魅力,平时工作中兢兢业业,刻苦钻研业务知识,并将他所学的专业知识毫不保留传授给我们这些年轻医生。记得有一次,病房收治了一名30岁左右的女患者,患者身份军人,她因产后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导致败血症,急性肾衰伴尿毒症生命垂危。当时南京军区总院医疗设备条件差,没有血透机,这位老主任二话没说接受了抢救治疗任务,立刻成立急救小组(我有幸成为小组成员),并快速果断制定了救治方案,采取人工腹膜血透等综合治疗抢救措施。老主任以身作则,24小时值班,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大家奋战了一个多月,克服了医疗上的重重困难,患者转危为安,最后康复出院。现在这位患者生活的十分健康,全家幸福美满。这位老主任不仅仅挽救了一条生命,也挽救了一个家庭,使她的孩子拥有了健康的母亲,在母亲的伴随庇护下幸福的成长。通过亲临这次救治过程,我不仅学到许多专业知识也提高了医疗救治水平,更重要的是学习到了医学工作者“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真谛。仁者为医,大医精诚德为先。选择了医学就是选择了高尚,全身心的为病人着想,解人之痛,暖人之心。为我后来从事医疗工作打下了坚实良好的基础。

三是医疗保健。我从事医务工作时间最长的当属在老干部医疗保健工作岗位上了。我在部队干休所一干就是25年,干休所的老干部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功臣,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到了晚年组织上安排他们入住干休所安度晚年,也没给他们更高的待遇和丰厚的物质条件,但他们身老心不老,从不向组织和人民提出任何个人要求。他们经常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宣传党和军队的光荣传统和历史,教育下一代要继承党的事业传承红色基因,从他们身上我看到无数个闪光点和老一代军人的铮铮铁骨。我们既要很好为他们服务,还要好好学习他们这种不计个人名利地位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任职期间我积极努力向上,刻苦钻研业务知识。2006年江苏省军区“干休所医务人员专业技术技能大比武”活动中,我们所获得“心肺复苏急救技术”第一名及“气管插管急救技术”第二名的团体优异成绩。我还专门为老干部编写了《实用急救手册》,每位老干部及遗属人手一册,为突发和危垂患者提供指导,抢救了无数个突发危重病患者的生命。记得2011年春季,我正好在解放军二军大参加全军组织的全科医生学习班学习,当时正赶上老干部年度体检,一名老干部体检过程中,发现腹主动脉瘤,此病凶险,随时在各种不确定因素下会出现腹主动脉瘤破裂,导致生命危险。当时原南京军区总医院,还不具备抢救治疗这种疾病的医疗技术水平,正因为上课时我认真留心听课,知道这个病在二军大就能诊治,我立即汇报给单位领导,学以致用做足功课,经过各级领导和专家的鼎力配合,将患者立即送到二军大,及时找到最好的医疗专家诊治,致使疾病得到痊愈。今年这名患者已经94岁高龄健在。在干休所工作25年多,老干部对我的评价是:“小何,对我们老干部的感情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多么朴素的语言,折射出对我平凡工作的褒奖和认可,体现了老一代革命军人对第二代军人工作的鞭策和激励。党和军队乃至人民培养了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及待遇,从军50年感慨万分,可圈可点……

2015年3月我从岗位上光荣退休了。以往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一下子没事干了,生活不充实也没有了成就感,说实在的,一开始心里很不适应。2016年12月,按照国家对退役军人有关安置政策,组织上将我移交至南京市鼓楼区第七军休所安度晚年,我的军旅生涯第四场战役在此拉开了序幕。到了军休所,领导和许多战友非常关心我,军休所为我们这些老同志提供了丰富多彩文化活动和学习场所,在精神上鼓励和帮助我,请了许多各有专长的老师教我们学习各种文化知识和技能,组织各项公益活动和文体活动。2018年7月我参加了狗万界面_狗万取款速度_狗万 两个账号所合唱团,并参加了南京市第十八届“夕阳红”歌咏比赛,取得了南京市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现在我已经很快的融入了军休所这个幸福的大家庭,也克服了一些心理阴影,战胜了自我。大家在一起学习,参加各种集体活动,心情愉悦活得潇洒,乐得开心,心理年龄也越发感到年轻。

军休所老年青春生活才刚刚开始,军旅生涯的第四场战役“任重道远”。我要永葆革命本色,不忘初心,发挥余热,用军人的高尚品格,知识的力量,完美的生活态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才是我从军50载后打心眼里想要的退休生活,这兵当的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