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老娘的无米之炊

发布时间:2019-04-15    来源:建邺所 张礼忠

常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意为即使聪明能干的妇女,没米也做不出饭来。但我那老娘却有些不同,即使没米,也能把日子过成花。

老娘大名叫李玉姑,生于清朝末期,缠足。但生来聪明能干、吃苦耐劳,含辛茹苦,把5个儿女抚养成人,极尽巧妇之能事,被乡邻们尊称贤妻良母。她不仅女工无所不能,做饭也是一把好手。她可以把“瓜菜代”的食材,做成可口的饭食。

在我的记忆里,在清苦的日子,母亲也能把它过成甜。记得在抗日战争时期期间,由于日寇的抢掠,人们缺吃少穿,到了无米的地步,吃糠咽菜成为主食。母亲便去采摘“榆钱”又称“榆荚”,象小铜钱,可食。配以山芋粉或米糠,搅拌蒸熟。撒些盐和炒热的花椒粉,再点上几滴香油,吃时,就几瓣大蒜,让人食欲大开。后来才知道节俭的母亲,早已给我做出了无任何添加剂的绿色食品。

为了节省粮食,母亲广种红薯,作为主粮。收获季节,将几千斤的红薯存入地窖,供四季食用。还将红薯切片晒干,磨成红薯粉,做成各种食品,供全家果腹。如煮一锅红薯作主食,再做一锅白菜豆腐粉条大锅菜,全家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还可用红薯粉配以榆树皮粉(增加粘度)做成葱油花卷、面条、烙饼、饺子等,同样美味可口。可以说,我的童年就是吃红薯长大的,至今,我仍然坚持天天吃,只不过,不是作为主粮而是作为保健品食用罢了。

在糠菜半年粮的日子,母亲更是物尽其用,从不浪费。豆腐渣经过加工,佐以葱花、盐、青菜做成团子或窝窝头;红薯的等外品,经煮熟,切成条状,晒干,就成了孩子们美味零食。现在,人们仍在食用红薯干,不过已经成了超市的袋装美味儿童食品,称为“薯条”。

母亲更是菜尽其用。一根葱用完了,她会把葱须子洗净晾干。谁受了凉、有了寒气,便用葱须子煮水,喝了可以驱寒。蒜是出芽了,干脆养成蒜苗炒鸡蛋吃,成了全家人的最爱。碰到没来得及吃就抽了芽的白菜心,母亲会把它放碗里,倒些水一下把它变成了厨房里的景观。

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她粗粮细作的厨功,让儿女们感到母爱如风。她总是千方百计地让我们吃饱吃好,还说:“你们正在长身体多吃一点。”而她自己则待我们吃饱后,剩下的。一次,我心中不忍,说:“娘,让我给你盛饭吧!”娘说:“人老了,吃不了多少,我自己吃多少盛的多少。”其实,娘是怕饭不够,先让儿女们吃,自己则吃剩下的,有多少吃多少。娘的一片苦心,让我心里暖暖的,发誓,长大后一定好好孝顺老娘。娘听后开心地笑了,像一枝舒展的秋菊,绽放出馨香。就这样,在那贫困的年代,母亲用一颗“巧妇能为无米之炊”的心,发誓,长大后孝顺老娘。娘听后开心地笑了,像一枝舒展的秋菊,绽放出馨香。就这样,在那贫困的年代,母亲用一颗“巧妇能为无米之炊”的心,养大了我们5个儿女,而且全身投身革命,精忠报国,事业有成。这正是:“一碗情深度时光,为报娘恩奋斗忙。碗中母爱暖心窝,感天动地唯老娘。”母亲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变成了“巧妇能为无米之炊”,把苦日子变成甜日子,我们都生活在蜜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