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芦花如雪伴童年

发布时间:2019-04-15    来源:建邺所 张礼忠

我的故乡安国县,古称祁州,电视剧《大宅门》、《神医喜来乐》都曾对其盛况有过精细的描写。不过,我今天不写其它,而是说一说故乡的另一特景——芦花荡。

我清楚地记得,幼时,出村不远,就可看到芦花荡迎风摇曳的芦苇。我曾问过大人们,本地缺河少水,人们都是打井取水灌溉,为什么会有水生植物?大人们说:“这里地下水资源丰富,挖井数米就有水泉涌出,所以良田众多,但荒地不少,有些低凹地,便集雨成湿地,便生长出芦苇,并成了家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它代表着美丽自由的生命,并伴随我度过了艰辛的童年。

芦苇一身都是宝,埋在地下的嫩卢根可解渴充饥,也可入药。记得小时候,我们常挖芦根当甘蔗吃。大人们说,芦苇古称“苇茎”,性甘、寒、无毒,含有天门冬素、蛋白质、葡萄糖等。可和胃止呕,利尿解毒,适用于一切热病口渴及小便赤涩,芦根能溶解胆结石、黄疸等。由于我县称为“药都”,家家种草药,户户可问方。所以,大人们都懂药理,孩子们有个头疼脑热,都可自理。

芦叶可包粽子,芦叶和粘黄米红枣包成三角粽,香甜可口,是孩子们的最爱,至今我仍爱吃,因为芦叶和黍米、红枣合成的清香令人垂涎欲滴。

芦花可扎成芦花扫把,在家乡扎成的芦花扫帚,可以说是人们最实用的清洁工具,不仅轻便而且扫得十分干净。用途最广的是芦苇杆,人们用灵巧的双手,将它们编制织成苇席、苇帘、芦筐、簸箕。盖房子的时候,芦苇可以编苇墙、织屋顶。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旧社会,芦席还可用于慈善事业,街上一旦出现饿殍,慈善人家捐出一张芦席,将尸体卷走送往乱葬岗安葬。安国县是一个只有20来万人口的小县,为了售票看戏,便用芦席撘建其一个“戏园子”,用于遮风挡雨。演出的戏班子有京剧、河北梆子、评剧。吸引了不少老人、孩子。为了逃票,孩子们常从席缝中破门而入,虽然有失礼仪,却换来无比欢乐,我成了一名京剧迷,特别喜欢关公戏,并仿效戏中情节,和小伙伴们张福禄、刘小乐,结拜成了“桃园三结义”,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青少年抗日先锋队。”

在抗战时期,我村的芦苇荡成了游击健儿庇护所,神出鬼没地打击小鬼子,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有一首歌谣唱道:“吐絮飘棉芦花开,游击健儿身来,惊雷一生炸声起,鬼子炮楼倒葱栽。”

解放后,故乡的芦苇长得更茂盛了,很多乡民以编织芦苇为生,生生不息的芦苇使故乡人多了一条活路,出现了许多芦苇业编织户,甚至出现了用芦苇打沼气灶,我是一个迷恋自然的人,而芦苇正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美妙礼物。而被人类精心耕作的田野中,几乎很少有野生植物连片成块,只有芦苇例外。没偶人播种栽培,它们自生自长,繁衍生息,哪里有泥土、有湿地它们就在哪里传播绿色,描绘生命的坚韧和多姿多彩,特备是金秋来临,大片芦苇纷纷开花,一片皎洁的音色在风中摇曳,远远望去,犹如祈福的浪涛,也像浮动的积雪,在徇烂的晚霞里,如雪的芦花变成了金红色的一片仿佛随风蔓延的火苗。而到了冬天,虽然在风雪中芦苇显得颓败,当它仍然活着,在冰封的土下,有冻不死的芦根,有割不断的芦笋,只要春风一吹,它们就以分红的嫩牙,以翠绿的新叶为人民报春。其实,人也如芦苇,哲人帕斯卡说:“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人性中的忍耐和坚毅,恰恰如芦苇,它们在天地之间波浪起伏,像涌动的火光,总能点燃我们春天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