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勇闯丧偶高危期

发布时间:2019-04-15    来源:建邺所 张礼忠

常言: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可见夫妻情深义重,非同一般,决非仅仅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那么浪漫,而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生死相依。一旦一方离世,对另一方的打击往往是致命的。我曾看到一则报道,说的是一对老年夫妻年过八旬,老汉患脑梗多年,一日突然脑梗塞卒然离世,老太因伤心过度,第二天,也停止了呼吸,这让亲友们唏嘘不已。医学专家说,爱人死亡之时,对于辛存者来是说是个危险的时刻,丧偶半年内,是另一半生命的高危期。权威学术期刊《流行病学》研究表明,40%女性和26%%男性会在伴侣去世后3年内死亡,在医学上称为“寡居效应”。有学者曾追踪调查了45060岁以上的丧偶男性,结果发现,在配偶去世后6个月之内他们中又98人相继离世。

我本人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幸亏发现的早得以警惕。老伴刚去世时,我每日以泪洗面,人消瘦了不少,经常头晕目眩,甚至晕倒在床上(如果晕倒在路边后果则不堪设想)。经检查患了“双侧基底节区及放射冦腔梗”、“脑萎缩”、慢性胃炎,肿瘤指标增高、心跳速率异常等。检查结果令儿女们担心不已,女儿专门从网上查找,得知此乃因“居丧综合征”导致的“寡居效应”,诱因是“过度悲痛”、“过度自责”、“过度孤独感”,如果不及时调整,必产生危险之后果。亲友们闻后,立即对我进行开导,提醒我务必调整好心态,以各种方式增加自身免疫力,定期检查,发现苗头及时就医。根据一生和亲友们的建议,我采取三拓勇闯“丧偶高峰期”取得了初步成效。

第一招:心态转移法。化悲痛为力量,将对老伴的思念转移到儿女身上。儿女是老伴身上掉下的肉,如老伴血肉相连,儿女就是老伴的替身、继承人。爱儿女就是爱老伴。所以,我决定终生不续弦,将全部的爱都转移到儿女身上。儿女们也以实际行动回报,更加关心我。儿子经常下厨为我做可口饭菜。女儿在上海,每月回来3天陪伴我,并且每天发短信送保健箴言,每晚打电话问安,使我克服了孤独感尽享天伦之乐。

第二招,情趣转移法。以前,我的幸福感主要来自与老伴相扶相依、牵手畅游、相濡以沫。现在我将注意力转移到回忆幸福往事,写成了稿件寄到《离退休生活》与文友们共享,感谢《生活》编导给予了我这个平台“写稿让我和老伴再爱一回”、“诗词让我清心怡情”、“着书让我和老伴旧梦重圆”,我感到无比幸福,写稿的劲头越来越大。忘记了悲痛,忘记了孤独,将“沙漠似的荒凉”又变成了幸福的乐园。可谓“孤独老兵不服老,晨随鸟舞夜挥毫”。寄情翰墨心神定,延年益寿乐逍遥。”

第三招:环境转移法。为了防止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我采纳了老友们的建议,即走出去,接触大自然,倾情与山水之间。为此,特购了一根带照明、音乐的“电子拐杖”以游兴。每周出游一次,重点选择南京地区的青山秀水、公园景点。如游梅花时,我曾借景吟诗曰:“红梅报春待晓开,笑迎朝暾上青苔。欲足控娇红桃杏色,尚余柔香霜雪白。先春漫漫恨未泯,今朝佼佼喜开怀。顶雪冲寒衔风立,胜却芳菲扑面来。”以缅怀老伴以前共游梅花山时的深情厚谊。重树好好活下去的信心,并告慰老伴在天之灵。

如今,老伴已离世一年有余,我已顺利度过“丧偶高峰期”,但距离3年的“寡居效应”尚有2年,我决心继续努力,勇闯“3年风险期”,健康快乐地活着,不负老伴相濡以沫55年,从悲伤中走出来,重享生活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