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辛弃疾《清平乐·村居》新解

发布时间:2019-03-13    来源:建邺所 吴新华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赖,溪头卧剥莲蓬。

对辛弃疾的这首词,尤其是其中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两句,具有代表性的传统解读是:

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夫妻,刚刚饮罢酒,带着醉意,亲热地在一起悠闲自得地聊天。古诗文翻译网小学语文文言诗文翻译鉴赏全集》)

三四两句,描写了一对满头白发的翁媪,亲热地坐在一起 ,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的优闲自得的画面……(古诗文网)

三、四句写词中出现的老公公和老婆婆,他们讲话的声音带着醉意,愈加显得温柔婉媚……(语文备课大师网)

作者略含醉意,迤逦行来,及至走近村舍茅檐,却听到一阵用吴音对话的声音,使自己感到亲切悦耳(即所谓“相媚好”),这才发现……一对老夫妇留在家里,娓娓地叙家常。360百科)

笔者认为,带着醉意的不可能是这对老夫妻,只能是辛弃疾。相媚好”的不只是白发翁媪,还有词作者。这对老夫妇此时此刻不可能坐在家里喝酒、逗趣,而是在房前屋后忙碌,看到辛弃疾等路过自己家门口,客气礼貌地相互打招呼,聊家常。

根据老夫妇的长子“锄豆溪东”,二儿子“正织鸡笼”等情景,最合理的时间,应该是早饭后出工干活的时段。有人认为“白发翁媪”年事已高,丧失了劳动力,所以在家里安享晚年之乐。这种说法不可取:翁媪虽有白发,但年龄不算太高:他们“溪头卧剥莲蓬”的小儿子,大概十岁左右,即使四十来岁得子,这对老夫妇也才五十出头。自然,宋代人的平均寿命比现在低得多,苏轼三十八岁就自称“老夫”—— “老夫聊发少年狂”(《江城子·密州出猎》),五十来岁的老夫妇有“白发”、称“翁媪”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在早饭后,在大一点的孩子正忙着干活的情况下,这对五十来岁的夫妇在家里喝酒、逗乐,这可能吗?这个时候,他们在房前屋后干点杂七杂八的家务活,更符合农村生活的常规。

“翁媪”在家里喝酒、逗乐场景解读,还引发了一连串误读,关键是对“醉”者为谁的误读。从辛弃疾的境遇看,身为抗金名将而被主和派长期弃用,借酒浇愁当在情理之中。从辛弃疾作为豪放派词人的创作个性来说,他爱用“醉”来排遣胸中磈磊,营造独特词境。“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便是一例。从古人喝酒的时间看,有晨起于卯时(相当于5-7点)饮酒的习惯,又称“扶头卯酒”。白居易“耳底斋钟初过后,心头卯酒未消时”(《醉吟》)可证。从常理推断,“浓睡不消残酒”——晚上喝多了,第二天早上宿酒未醒也是可能的。何况,这里的“醉”还可以是不酒而醉:自然质朴的田园风光,老夫妇的亲切问候,在山东人辛弃疾听起来软绵绵的吴方言,无不使他陶醉。客居江西饶州十多年的他,也入乡随俗地用不太地道的吴音答谢,才是“醉里吴音相媚好”的自然不过的场景。

此情此景勾起了词人的好奇心:白发谁家翁媪?”于是聊开了家常,自然地转入下片:这对老夫妇指指点点地说起三个儿子。而“最喜小儿无赖” 显然是这对老夫妇“打是亲骂是爱”的口气,是词人对老夫妇原话的转述,一如杜甫《石壕吏》的“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